十年前,你離開時,我笑了。

「鄭大賢,再見。」
我們說好每一次的離別都要笑著,為了讓對方記住,彼此的笑顏。

「永才啊...等我回釜山,你要好好照顧自己,我接了我爸的公司以後,我會再回來的,所以...等我幾年好嗎?」
那一年,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,我們,結束了。
「好。那我們還在一起嗎?」「嗯。還在一起」
當時年少的我們帶著美好的幻想,說出了一個不能實現的夢。

17歲的鄭大賢為了追求夢想,拋棄了原本該屬於
他的金錢.資源,逃掉了他爸要他繼承公司了決定,從釜山來到了首爾,遇到我,然後相愛,但命運怎麼逃的掉呢?在認識他的幾年後,他說他要回去繼承公司了,他說他爸生病了要有人回去幫忙才行,他得回釜山了。

我沒有阻止,沒有哭,沒有無理取鬧,我只是冷靜的點點頭,沒錯。這本來就是他該做的。

他抱著我「我們永才怎麼辦啊...」聲音顫抖著「我們...永才怎,怎麼辦啊...」他哭了,我漸漸紅了眼眶,我不能哭,哭了他會捨不得回去吧,所以硬生生把淚吞了下去,慢慢扶他起身,輕撫他的臉,抹掉他的淚,微笑「哭什麼啊...怎麼像個孩子一樣,這樣我會擔心的,大賢吶...別哭了。」
入冬了,我幫他圍上自己織的圍巾,他仍是一臉不捨,我衝著他笑了笑「傻瓜,笑一個嘛!又不是見不到了」他嘴角勾起不情願的幅度,向前用唇輕碰我的,後來,他離開了。

他離開後三年,我完全失去他的音訊,手機變空號,我曾經寫信過去釜山,可從來沒有回信,我一時心急跑去釜山找他們家的公司,但原地址早就已經變成空地,我慌了,試過所有方法想找到他,都失敗收場,我放棄了,只要他沒事都好,我做著原本的工作,過著一樣的生活,我過的很好,只是,少了他而已。

過著少了他的日子,又活了好幾年,這一天的天空像是被一層厚霧蓋住一樣,看不清前方,正想
走出去陽台手機就響了,是個沒看過的號碼,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不安,接著按了接聽...

手機從手中滑落,無神的盯著地板,這...是真的嗎?
「喂。」
「是...永才嗎?」
「大賢?鄭大賢是你嗎?!」明明有很多話想對他說,聽到他嚴肅的聲音後卻又什麼都說不出口
「對,是我,我有事想告訴你。」
「什,什麼事...」
「永才啊...對不起,」握著手機的手不自覺顫抖
「為,為什麼道歉...」
「永才...」
              「我要結婚了。」
雙方都安靜了幾秒,我沒有阻止,沒有哭,沒有無理取鬧,我只是冷靜的回答「啊...這樣啊,我知道了。」跟他當時離開的時候一樣,他說「我下禮拜會回首爾,我可以去找你嗎?」「......」「永才?」「啊...嗯,可以。」我該生氣嗎?我該罵他嗎?這是他的錯嗎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好累...我該睡了,我真的要睡了,明天起來一切都會變了,鄭大賢,真的離開我了。
閉著眼,用力咬住嘴唇,手緊緊握拳,我不能哭,不能哭,不過是一個你很愛的人走要永遠離開你了,沒什麼,對吧?直到再次見面那天就能釋懷了,對吧?

那天,我躲在棉被裡,痛哭失聲。

十二月,首爾飄著雪,站在月台,等待下一班車
,嗶--嗶--嗶--警示聲響了,他要來了,我面無表情的想著待會見到他該講些什麼,臉埋在圍巾裡,跟我那時織給他的一樣,呼...好冷。

車門開了,人們前前後後的下車了,我一眼就認出他了,畢竟自己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啊,他左看右看尋找我的身影,我輕輕喚了聲,他轉過頭來,當初稚嫩的臉龐多了成熟,好像瘦了,直直走向我,他也戴著那條圍巾,還留著呢。
「永才...好久不見」他燦爛的笑
「好久不見」我也笑了「過的好嗎?」
「不太好...哈哈」他搔搔頭,還是一樣坦率
「我也是...」少了你怎麼會好
「這次回來幹嘛?」我伸手幫他調整歪掉的圍巾,鼻頭好酸,十年的想念卻換來一句「我要結婚了」想打他,想罵他,但最後只是微微往前抱住
他,他愣了一下,回抱住我
「回來...見你」

我們回到以前的住處,我一直還住在那裡,他之前留下的東西也都原封不動的放在原地,還有我們僅存的回憶。

「工作呢?」他問
「換了,電台DJ」我答
「那不是你一直很想做的工作嗎?太好了」他看起來很替我開心
「是啊...努力了很久呢」因為少了你我只能用工作填滿我的生活
就這樣聊近況聊了好久,時間也晚了,我說我要睡了,我有幫他另外準備房間,看到我要轉身回房,他有點焦急抓住我的手「可以跟你睡嗎...」
我看著他,點了點頭,對於他的要求,我從來就捨不得拒絕。

在床上,我背對著他,試著不去想任何事,卻還是不斷想知道這十年他發生了什麼事
「大賢...」我轉過身輕聲問
「嗯?」在棉被下牽住我的手
「可以跟我講講...這幾年發生什麼事嗎?」我也握緊了他的手
「...好」

「繼承公司以後,一開始的高壓,後來的習慣,枯燥乏味的過了幾年,公司經濟出了些問題,尋求幫助,造就了這場企業聯姻,原本想拒絕,因為還有你在等我,但我不能就這樣放棄我爸一手建立起的公司,所以...」
「你放棄我了」我接過話
他握住我的手一緊,一拽把我拉進他懷裡,他說「對不起,讓你受委屈了...」肩頭熱熱的,他又哭了吧
「沒事,我們大賢也很累吧...所以,我不怪你哦...」我輕拍他的背,這本來就不該是他要承受的,我不怪他 

他突然激動「你為什麼都不罵我?!我這樣對你為什麼都不生氣?!」他抽泣著,用內疚的眼神望著我,彷彿只要我罵他就能減輕他的罪惡感一樣
「我捨不得啊...我們大賢就應該快快樂樂的生活才對啊,你都過的這麼辛苦了,我哪捨得罵你,你也別哭了...」他的表情變得更加悲傷
那晚,他講著在釜山的那些事,被公司刁難,被懷疑能力,被欺負,我一邊聽他訴說,一邊給他安慰,我靠著他的胸口,聽著他的心跳,慢慢睡著了,這是這些年來最安穩的一夜。

他回來的這個禮拜我想了很多,是該放手了吧...讓他回到釜山,好好照顧妻子,生個跟他一樣帥氣的孩子,接著好好度過剩下的人生,我本來就不該出現在他生命裡,只不過是一個年少時的回憶,讓他不再對首爾有一點留戀吧。

清晨的車站,人不怎麼多,今天的雪大了點,似乎在預告著難過的事正要發生。

「大賢吶...我們以後不要見面了好不好?」他離開那天我這樣對他說了「忘記我,好好過生活,
對老婆好一點,不要再來找我了,我放你走,你也不要想起我了。」
他先是一臉詫異,隨後苦笑了一聲「永才,不要這樣好不好?」他伸手想要抓住我,我下意識後退了一步,我看到他的眼神是多麼的受傷
「以後別這麼愛哭了,開開心心的,我也會試著忘記你,過我的生活」我哭了,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流淚呢,我果然不是個堅強的人吶。
「永才...」他抓著我的手,我甩開了
「我不會去打擾你,你也快點把我忘掉吧」我直盯著他,才不會讓自己看起來這麼脆弱
「永才...!永才我不走了,我要留下來!」他激動的搖頭
「不行!你得回去,那才是你該做的事」我推著他往前
「劉永才我不要!」他抵抗著,卻又不敢太大力
「車子來了,你該走了...」我抹掉眼淚「鄭大賢,再見。」
「永才...」他最後的那個眼神讓我胸口痛到喘不過氣,他是這麼的不想離開我,我卻親手把他推開了。
「請你幸福好嗎!」我大喊
我用力推他進車廂,車門關了...

他看著車廂外的我,眼神空洞,卻不停流出眼淚。

車子起步的前一刻,我用唇語對車裡的他說了

「我,愛,你」

他掩面哭了
我無法再忍受這樣的痛苦,蹲在地上,放聲大哭。結束了...一切都結束了。
遇見,相愛,幸福,離別。我和他,如此。

十年後,你離開時,我哭了。

《笑了,哭了。》END

 


《哭了,笑了》番外

嗶...嗶...嗶...
戴著呼吸管,臉上佈滿皺紋,頭上早已沒了頭髮,用毛帽保暖著。
“劉永才,肺癌末期,73歲”

「劉先生,換點滴囉」護士拿著點滴走了進來,劉永才微微的點點頭
「小姐...可以幫我打通電話嗎?」劉永才孱弱的跟護士說
「好啊!要打給誰呢?」護士靠近床邊想聽清楚劉永才說的話
「聯絡人打開...我,我想見他」說完就疲累的睡去了
護士照他說的,打開了聯絡人,裡面只有一個名字「大賢」

*
鄭大賢整個腦袋都空白了,愣了好久,等到護士再出聲他才回過神
「....好的,我晚上會過去的,請問是哪間病房?」
「124號病房」
「謝謝。」
放下手機,雙唇不停顫抖,是那個劉永才嗎?是那個已經不見好幾十年的劉永才嗎?自從那次走後,再回去他已經沒住在那裡了,也沒試著一定要找到他,畢竟他不想見我,我也沒理由找他,現在人竟然在醫院了
傻瓜,怎麼沒好好照顧自己啊...
鄭大賢把東西隨便收一收,馬上買了張車票,往首爾去。
這個車站已跟以前完全不同,但當時他親手將我推開的畫面仍在心裡隱隱作痛著。
其實那時候,他比我更難受吧,讓他等了十年,我卻讓他徹底的失望,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諒自己,讓他在自己面前強顏歡笑,鄭大賢,你也太差勁了吧。

這樣想著想著就已經到了首爾,拿了行李匆匆的下車,這次只剩刺骨的寒風迎接自己了。

*
呼吸,好累......
自己快死了,劉永才知道,所以才會迫切的想要
再見鄭大賢一面,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?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他?不知道他過的幸不幸福?想到這又自嘲般的笑了,當初要他忘記,現在又奢望他能想起,劉永才,你是不是傻?

*
鄭大賢來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晚上了,輕敲了門,沒等回應就直接開門進去了,這是一間單人病房,沒有什麼東西,只有中間病床和在旁的衣櫃,還有一堆顯得特別礙眼的醫療器材,病床上那個人...是永才吧。

剛往前幾步鄭大賢就紅了眼眶,旁邊的桌上擺著的是兩人年輕時的合照,那時是多麼的快樂...

原來我們都沒忘記過彼此。
終於做好心理準備看向劉永才,當看到他的臉的那一刻眼淚不禁滑落「我終於找到你了,劉永才,我好想你。」原本睡著的劉永才聽到了哭泣聲而緩緩張開眼「大賢?」熟悉的語氣就像兩人從沒分開過一樣,鄭大賢拿開擦眼淚的手,看見劉永才正在喚他的名字,趕緊彎下腰,握住他的手「永才啊...」
「怎麼又哭了啊...」劉永才抬起手幫鄭大賢擦掉淚痕
「太想你了。」鄭大賢把心聲講了出來,劉永才突然覺得鼻酸,幸福不過就是這樣子嗎?
「我也...很想你哦。」
*
在重新見到劉永才的一個月後,他帶著美麗的笑容,離開了。
「大賢吶...」他用虛弱的聲音叫我,我走過去時他表情顯得痛苦但還是撐起笑容
「怎麼了?!不舒服嗎?我去叫醫生!」我緊張的詢問
「不要!不要叫醫生...」他抓住我的手,我走到病床邊擔心的看著他
「大賢我問你哦...」
「你愛我嗎?」他問
「愛。這世界上沒人比我更愛你了。」我沒有猶豫的回答了
他笑了,很美很美的笑了「好...這樣就夠了...」
我痴痴的看著他,眼淚早已不受控
「大賢吶,我想我該走了...」他閉上眼,一滴淚從臉龐留下
「什,什麼意思...」他的呼吸愈來愈弱,時候到

「我,我們下輩子再相遇吧...」似乎是很痛苦吧,眉頭微微皺著,但笑容還是一樣的溫暖
「好,我答應你,我答應你」我崩潰的緊握住他的雙手,哭得全身都在顫抖
「別哭啊...不說好,離別時要笑著的嗎...」他是笑著的,我也勉強的讓自己笑了
「永才,那,那我們還在一起嗎?」我一直努力讓自己保持笑容,這要求比我想像中困難太多太多了
「還在一起哦...」這一生能遇見你便已足夠。
最後,他已經沒力氣撐開眼皮了,用氣音說了「我,愛,你...」呼吸停了
我還是無法克制的坐在地上不停的哭不停的哭,這次,你先走了。
我虧欠他太多了,等我們在相遇的那天再讓我慢
慢償還吧,要記得,我們下輩子還要在一起哦。

《笑了,哭了》番外 END

 

嗨大家

我回來了

以一個爆肝美術科高一生的身份回來了

忙死了真是的###

上學很忙 畫圖很忙 追星很忙

一天24小時真的不夠(暴風哭泣

 

反正,

先帶來一篇賢才

希望大家喜歡

還記得我的,歡迎留言找我聊聊天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糖糖 的頭像
糖糖

▶∥Keep Your Smile∥◀

糖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薄荷
  • 你回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  • 抱歉啊晚回了
    回來是回來了但不會常常出現呢
    高中比想像中忙太多了哈哈哈
    謝謝你還一直記得我啊❤️

    糖糖 於 2018/02/10 00:42 回覆